第二百七十五章 回家


小說:良善不自欺   作者:姬南綰   類別:娛樂明星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妹妹,今天哥哥是不是第一個來接你出院的人?”北煜伸手輕輕摸了摸北璽的頭頂,小心翼翼的像是在觸碰最精貴的寶貝。
  北煜已經八歲了,京都一小上二年級,個子也比三年前高了足足一個頭,性格更是越發的在往“腹黑”這個方向發展。
  至少,現在和他一起的玩伴,包括唐懿那幾人,都輕易不會去招惹到他,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被這小子莫名其妙的陰了,那感覺真的憋屈的比啞巴吃黃連還要難受。
  “是,哥哥是最早的!”北璽乖乖的坐在那里被摸頭,然后無條件的應著他的話,滿足了小少年那顆偶爾莫名的就會爭強好勝的心。
  “我就知道,璽兒,哥哥可是我們家最疼你的人了!”北煜孩子氣的笑著,微仰著下巴得意洋洋的樣子,然后又巴巴地趴在北璽的床邊上開始給她“洗腦”。
  北璽早就習慣了自家小兄長這幅樣子和這套說辭,畢竟從她的聲帶差不多可以發出咿咿呀呀的依稀能夠被聽懂的聲音的時候,北煜就天天搬個小凳子坐在自己床頭邊上,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教自己叫“哥哥”,然后口口聲聲地說哥哥是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最好的人……
  雖然,在北煜期盼她喊出“哥哥”兩個字的期間,她難得玩笑般的假裝不會喊,因此讓北煜白白的天天和她說:“小璽,叫哥哥~哥哥~哥哥~”
  就這樣叫了她無數次的哥哥……
  “哥哥,噓……”北璽突然沖說的正高興忘形的北煜眨了眨眼,細細瘦瘦的手指豎在泛著淡紫色的唇瓣前面,俏皮可愛又惹人心疼。
  “……!”北煜一怔,然后意會般的恍然點頭,“璽兒,爸爸媽媽和爺爺奶奶就要來了,我們一起接你回家,你開心嗎?”
  討巧的問題,惹得北璽抿著小嘴忍著笑,漂亮的眼睛彎成了小月牙,褶褶生輝。
  “開心~”奶聲奶氣地配合著,然后兄妹兩個對視一眼后都笑出聲來,歡快地似乎要將這醫院的陰霾都驅散。
  于是北家的四位家長一推開門,看到的就是自家的兩個粉雕玉琢的小人兒,一個靠在床頭,一個在床邊上用手支著下巴看著另一個,彼此都快樂地笑著,美好的就像一副永恒定格的畫。
  “寶貝兒,昨天沒有來看我的寶貝璽兒,璽兒有沒有想奶奶啊?”北奶奶松開自己老伴兒的手,快步走過去,走到北璽床頭邊上,一雙已經爬上了皺紋的手微顫著輕輕捧著北璽的臉,笑得慈祥和藹極了。
  “奶奶,璽兒想奶奶了,還想爺爺,爸爸媽媽,還有哥哥,璽兒都想了~”北璽蹭了蹭捧著自己臉頰的那雙有著繭所以略粗糙的手的手掌心,微仰著頭對北奶奶笑得乖巧。
  “哎喲~奶奶的心肝寶貝兒喔!怎么就這么惹人疼呢!”北奶奶表示自己一大把年紀了,竟然都還是沒出息的被這枚笑容給萌的血槽都空了。
  “璽兒,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想玩兒的?爺爺給管家爺爺打電話讓他給你準備好。”北頊也走過來,卻沒有和北奶奶一樣去揉揉她的頭發或者摸摸她白嫩嫩的小臉兒。
  自從北璽出生以來,北頊除了偶爾摸摸她的頭頂,就從來沒有抱過她。
  不是北頊不喜歡這個孫女,而是太喜歡了,將她放在了自己的心尖尖上在疼寵著,所以就更加怕自己一個把握不好力氣,碰碎了這個自己恨不得捧著含著寵著的寶貝孫女兒。
  因為她看起來實在是太過脆弱了,就好像一株分明才剛發芽卻已經被蟲啃噬了一半根莖的嫩草一樣,哪怕一陣稍微強一點兒的風,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吹斷了她。
  “謝謝爺爺,璽兒肚肚很飽了,就不辛苦管家爺爺了,吳奶奶早上跟璽兒通過電話,她說她已經在給璽兒做飯了,等我回去就能夠吃了~”北璽吧嗒了一下小嘴,然后側身靠在奶奶懷里,抱著北奶奶在她已然蒼老卻依然風韻猶存的臉上印下一個香香軟軟地吻。
  袁馨和北櫟等他們聊的差不多了,才上前,北櫟伸手輕松地將北璽一把抱起,讓她坐在自己臂彎里,用手抱著自己脖子靠在自己懷里。
  垂頭輕輕地在女兒額頭上留下一個吻,北櫟輕聲道:“璽兒,我們回家吧!”
  “嗯,回家~”北璽將自己的下巴放在爸爸的肩窩里,被爸爸抱著往外走,后面就是北家的所有人。
  她看著他們,眸光是要將人溺進去的溫柔。
  上一世,她將自己所有的愛都給了啟天大陸的萬民蒼生,被他們所信仰,所崇拜,所敬愛著,卻從來沒有被人這般疼寵過。
  這是一種新奇的,讓人淪陷的感受,北璽對其沒有半點抵抗,反而樂在其中。
  所以她盡職盡責地扮演著一個稍微聰明些的三歲孩子應該有的心智性格,不著痕跡地撫平自己這些親人因為自己身體原因而產生的所有負面情緒。
  對于陌生人她都能夠給予最大的善良和溫柔,更何況是一心疼愛自己的親人?
  出了醫院的大門,北璽趴在北櫟的肩上,看著這個自己從出生就一直待著,待了整整三年的地方。
  “璽兒,不看了,我們上車回家。”袁馨注意到女兒的目光,鼻頭一酸,側頭悄悄擦拭掉眼角的淚水,抬手理了理北璽已經到耳下的柔軟黑發,輕聲說道。
  她希望,她的女兒,這輩子,都不要再到醫院了,這里早就成了他們一家人感受最矛盾的地方,這里既是他們的希望救贖,又是他們三年里面揮之不去的噩夢之地。
  “好喔,快回去吧,我想管家爺爺和吳奶奶了,還想看看媽媽給我布置的公主房間~”北璽收回目光,對袁馨安靜地抿嘴笑著,漆黑的瞳孔里是滿滿的獨屬于孩子的干凈稚嫩。
  不看她泛著淺淺的淡紫色的唇瓣,任誰都看不出她是一個隨時可能因為一個小意外就輕易沒了性命的先天心臟受損的病人。...
浙江舟山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