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攘外安内(一)


小说:盛唐破晓   作者:尘都乞儿   类别:两晋隋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鸡鸣五更,天光破晓,义阳公主府,正堂上已经聚满了人。
  义阳公主和权毅上座,豫王李素节、高安公主、王勖等至亲长辈在座,王晖、李璟、权竺、权箩这些小一辈的都在旁边站着,表嫂李笳是长嫂,怀里还抱着将满一岁?#32784;?#26195;,得了个圆凳落座,她却是忙碌,一手哄着儿子,另一手还拉着芙蕖,芙蕖的面色委实算不得好看,宽解她的人不少,成亲之前,权策也劝慰了良久,她仍是满腹心事,心神不宁。
  “听闻朝中财赋紧蹙,旁的且不说,虽然打眼,却都是人情往来,咱家不好拦着,昨晚崇胤放的那许多焰火,可会招来朝臣物议?#20426;?#26446;素节皱着?#32426;罰?#30524;前又闪过昨晚的盛景,真如权策?#25163;?#25152;写,东风夜放花千树,整个义阳公主府在烟花笼罩之中达一个时辰之久,黢黑夜空灿若星河,他亲王之尊,也没有见过这等绚烂盛景,这等天人般的视觉盛宴,抛费定也可观得紧,加上亲迎时门前的爆竹,怕不是一笔小数目。
  “素节不必忧心”高安公主理直气壮,“崇胤放焰火的抛费,太平殿下和定王殿下都是在御前请过?#23478;?#30340;,说是要由他们二位殿下承担,陛下却只是不允,发了少府内帑支应,哪里怪得着我们?#20426;?br/>  李素节怔了一怔,颇为意外,论及亲近,权策无论如何是比不得武延基和李仙蕙的,他们成婚,武后没有亲临,赏赐也没有权策得重,即便有外藩因素在,也是颇不寻常。
  “话虽如此,焰火军、军器监终归是国家公器,此举确?#34892;?#25307;摇了”王勖的棱角磨平之后,便不用再卧床养病,性情却是大变,从?#26469;?#27442;动的极端,转到?#35828;?#23567;怕事的另一个极端,与现在的权毅,颇有共同语言。
  “唔,待会儿大郎来了,与他念叨念叨,或可找个什么名义,贴补回去,早日消弭祸端”权毅附和道。
  家中三个男人都是一样的说辞,高安公主?#36130;?#22068;,没有再多说。
  没等多久,门外传来脚步窸窣声,众人也都停了言语,看向门外,芙蕖最是紧张,双手拧紧了手?#31995;?#38182;帕,双腿?#21152;行?#21457;软,她倒不怕新夫人如?#24944;?#34180;,如何折腾她,她都忍得,只怕新夫人不容,再不?#33433;?#36523;伺候夫君,于她而言,无异于天塌地陷。
  权策向来喜好素淡舒适的衣着,往日太平公主还可约束勉强于他,现在却是不成了,只能由着他的性子,穿着一身浅蓝棉衣,手中牵着他的新妻云曦公主,似是为了与夫君搭配,穿了一袭淡?#20185;?#30340;襦裙,衬得她肤色雪白,如同牛乳一般,两人款款行来,一个素雅俊逸,一个典雅大?#21073;?#23451;如一堆?#31561;耍?#21482;是脚下蹒?#29301;?#24494;有几分不?#21152;諦小?br/>
  毕竟是外藩公主,堂?#31995;?#38271;辈们都站起身来。
  云曦公主见状,轻轻推开权策的手臂,俯首快走几?#21073;?#23624;膝跪倒在地,“媳?#26223;?#35265;父亲、母亲”
  “好好,快些起来”义阳公主和权毅?#21152;?#20960;分?#31561;唬?#27492;时风气开放,礼制宽松,尤其是皇家,公主郡主甚至权贵人家的女儿下?#25285;?#26497;少有人全礼,这云曦公主身份尊贵,又不谙礼教,他们还想着如何圆过这个过场,却不料她竟然大礼跪拜,一丝不苟。
  云?#32996;?#25569;住义阳公主的双手,抿嘴灿烂一笑,摇摇头,左顾右盼,?#33251;?#27785;了下去。
  随他们一同过来的权祥何等精乖,惊出一头冷汗,立时反应过来,赶忙令侍女捧着漆盘茶杯上前。
  云曦面?#31995;?#23506;霜隐去,捧起茶杯,举到头顶,柔声道,“父亲,喝茶……母亲,喝茶”
  权毅和义阳公主各自接过茶杯,饮了一口,又赐予了喜封福袋,云曦才在侍女搀扶下站起身。
  权策引着她来到长辈面前,一一为她引见,云曦依礼万福,认认真真。
  高安公主想得多了些,?#36214;?#25171;量云曦的眉眼面庞,却只见到发自肺腑的恭敬和甜美的笑意,还有几分雀跃之态,挽着权策的手臂,紧紧地,显然是得了如意郎君,夫妻恩爱,并不觉得委屈,遂放下心思,欢喜不已。
  见过长辈和兄嫂,权竺和权箩两个小的,也来拜见嫂嫂,云曦面?#31995;男?#24847;更是灿烂,在草原上,她是幼女,也是独女,眼下却有?#35828;?#24351;,还有了妹妹,她印象中也不记得中原人对后辈有什?#34850;?#33410;在,不免忘形,拍着胸脯爽?#23454;潰?#20108;弟、小妹,日后嫂嫂带你们打猎去”
  “咯咯咯”权箩脆声笑出来,仰着脸看着豪迈的嫂嫂,觉得颇为可亲,权竺摸着后脑勺,有几分尴尬。
  “呵呵”一众长辈也轻笑出声。
  云曦?#33251;?#24494;红,四下里看看,?#23454;潰?#33433;蕖在哪里?不来敬我茶么?#20426;?br/>  芙蕖赶忙跑出来,伏地?#24202;瑁?#33080;上泪痕宛然,却是松了口气。
  云曦接过茶饮下,将她拉起来,也不问原因,大气地道,“你莫要哭,日后我们俩一同伺候夫君,莫要让他再为家事烦忧,可好?#20426;?br/>  芙蕖又哭?#20013;Γ?#28857;头不迭。
  堂上一派和乐,义阳公主怜惜云曦新瓜初破,开口道,“大郎,既是礼仪已毕,你且将云曦送回县公府休息,稍后再回来说话”
  权策正待应下,云曦却又开口了,“母亲,云曦初来,不晓事理,此间管事何人,为何备办不妥,险些坏我敬奉翁姑的大礼?#20426;?br/>
  “奴婢,奴婢不敢,奴?#23621;?#32618;”公主府内管事正是曾在义阳公主身边当大丫鬟的思琴,嫁给了府中商道掌柜,在后院听差,闻言赶忙跪倒在地,求饶不停。
  义阳公主微?#34892;?#23604;尬,权毅也皱起了?#32426;罰?#22530;上一?#30149;?br/>  权策赶忙跨步上前,插言道,“云曦,你想差了,思琴向来勤勉,此事与她没有干碍,?#31508;?#27597;亲怜惜,不欲你行大礼,有意做此安?#25319;?br/>  即便真是思琴行事疏漏,他也断不会让云曦在婆媳初见的时候,?#22836;?#20316;了婆母身边得用的管事,此事与道理无关,唯人情所不能容。
  本还担心云曦执拗,却不料,她闻听此言,紧绷着的小脸儿,立时春风化雨,霜容解?#24120;?#30333;了权策一眼,看都没?#27492;记伲?#36808;着小步子挨到义阳公主身边,牵着她的衣角扭了扭身子,红着?#33251;?#36731;声说着?#37027;?#35805;,“云曦?#36824;?#27597;亲体恤,夫君不是好?#22235;亍?br/>  “呵呵”义阳公主轻声笑了起来,她虽然没有多少心计手段,但自幼见惯了宫中倾轧,云曦的小心思一望可知,即便权策不开口,她也不会真的发作思琴,只是要借此昭示一下公主府少主母?#32784;?#20005;罢了,有气度又守礼数,有棱角却又会讨人欢心,眼前的云曦,是她曾经渴望成为的样子。
  念及她小小年纪,离乡背土,听闻为了权策,几乎是孤身出嫁,义阳公主心中怜惜之意大盛,轻轻拍着她的手,温声道,“新婚夜母亲不管,日后大郎若欺负?#22235;悖?#33258;?#24515;?#20146;为你作主”
  “主人,默啜可汗递了拜帖求见”门房在外通传。
  堂上众人神情各异,递帖子求见,是对主家的极高尊重,?#38405;?#21852;可汗之尊,还是姻亲的身份,本不用如此,但他却做了,此举怕还有为?#27604;?#20026;难权策赔不是的意思在内。
  默啜能做到这个地?#21073;?#22823;抵还是为着一腔拳拳爱女之心。
  权策深深吸了口气,云曦红了眼圈。
  “速开中门,迎接可汗”权毅看了看义阳公主,见她点头,扬声传令。
  可怜天下父母心。
  手机站:
浙江舟山定海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 湖北快3个位走势图 九州心水论坛 甘肃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专家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即开吧顶呱刮是真的吗 3d彩票走势图500期 沃特福德利物浦分析 河北11选5任选基本 河北快三走势图表 新疆11选5技巧方法 香港赛马会奖劵公司 中国福彩3d五行分布图浙江 德州扑克开在哪里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