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秦晋之好(下)


小说:盛唐破晓   作者:尘都乞儿   类别:两晋隋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默啜可汗是真的疼爱云曦公主。
  他拒绝在神都四方驿馆嫁女,也没有接受大周将距离神都最近的新安县城交给他布置的好意。
  新安县公,那里是权策的封地,不是?#22238;嗜说?#22320;盘,与其束手束脚不好操办,还不如自己建个移动城池,随心所欲更好,反正?#22238;?#20154;本就是逐水草而居,有帐篷,就有家。
  于是,神都南郊,便在旬日之间,搭起了绵延无际的帐篷,星罗棋布,金玉之物大坨大坨的摆着,各式各样的名贵皮毛都布置在明处,虽然风格粗犷了些,却也别有韵味。
  说起新安县,默啜心中?#34892;?#24322;样的滋味,权策成婚之际,武后给他爵升一级,还将距离神都最近的县城作为封号,固然是女皇帝对外孙子的疼爱?#32479;?#20449;,但他却总觉得不太爽利,毕竟冠军侯的封爵,非同一般,不止象征着他的?#26159;?#22269;戚身份,还代表着他的军功和在军中的?#21413;?#22320;位,站在?#22238;?#21487;汗的角度,他是欢迎的,女皇帝将他这搅灾?#32784;?#23385;子雪藏了最好,但站在女儿云曦的角度,不免有几分忧心。
  “中原人狡诈,中原的皇帝,更是九曲十八弯,忒是复杂”默啜背着手在?#22238;?#20351;团大营?#37266;?#35270;,口?#24515;?#21480;,显得颇为不安。
  “父汗莫急,权策也是中原人,还是有大本事的,孩儿瞧着还有几分良心在,应能庇护着云曦,再说了,咱家云曦也不是吃素长大的”默啜身边跟着他的儿子、侄子还有一干重臣,?#22238;?#29579;庭的统治阶层权贵,几乎倾巢而至,默啜长子杨我支在旁,开口为默啜宽心。
  他上次来过神都,与权策一道逛了勾栏,结下些情分,对权策颇为认可,文字才情什么的,在他眼中不值一提,主要是打仗的本领,还有不少女人追捧,这两样他很服气。
  “叔父无须忧虑,但教?#22238;?#26377;一个男人在,云曦姐姐必不会受半点委屈”默啜身旁另有一少年,年纪约莫十四五,比杨我支小几岁,是默啜之兄,前任后?#22238;?#22823;汗骨咄禄的儿子,名?#24515;?#26840;连,骨咄禄死去之时,他只有十岁大小,比不得壮年气盛的叔父,老老实实将汗?#36824;?#25163;相让,保下了性命。
  几年下来,默棘连年纪渐大,身边聚起一股不弱的势力,渐渐露出?#26041;?#23781;嵘,他的姿态很是明朗,?#38405;?#21852;的汗位一心维护,态度也是恭顺,但?#38405;?#21852;的子嗣,却毫不?#25512;?#36910;着机会便是强力打压,年纪比他大许多的杨我支,也多次栽在他手?#26657;?#21807;?#24515;?#21852;的独女云曦,得他真心?#31895;兀?#22312;她面前,才会露出些与年龄相符的乖顺烂漫。
  耐人寻味的是,默啜并未插手后辈小狼崽子之间的明争暗斗,竟似默许了一般。
  “可汗,?#32599;?#22823;相论钦陵与南诏六部、安西十国使节一道前来,为公主殿下致贺”阿史那元镇打马而来,向默啜可汗禀报,这处大营?#27492;?#38646;散,实则外松内紧,门禁关防不亚于军营。
  “哼,总算不都是蠢材”默啜可汗?#32426;?#33298;展开,大周的海外藩属如新罗、倭国,靺鞨等部,铁?#31449;?#22995;,吐?#28982;耄?#35199;?#22238;剩?#32652;人,还有葱岭以西的西域小国,都一窝蜂去了义阳公主府,为天朝的新安县公权策道喜,据闻送?#31995;?#38534;重贺礼将洛水?#31995;那?#26753;都压塌了。
  同祖同源?#32784;?#39569;施部和执失部,却是像极了豺狼,自作聪明,两头都派了人。
  “大周国势已然鼎盛,?#38047;星?#23558;利器,去岁一言不合便攻灭契丹,正该我等弱小藩属警醒,合力协作,以图制衡保全,偏他们鼠目寸光,只?#21152;?#22836;小利,争相摇尾讨好大周,?#24043;?#23478;命运操于人手,愚不可及”默啜说完后,杨我支和默棘连两人都是一脸迷惘,他两人身后,有一重臣,名暾欲谷,适时开口,为他?#30631;?#35299;。
  两人面露恍然之色,默啜斜眼轻?#29367;?#20102;暾欲谷一眼,阔步向前,暾欲谷是硕果仅存的骨咄禄老臣,也是默棘连的最大倚仗,手握部落?#31561;ǎ?#34892;事滑不溜手,面面俱?#21073;?#26159;头老狐狸,很难拿到他的把柄。
  “可汗”
  “大相”
  默啜与论钦陵相见,没有中原?#35828;?#20316;揖行礼,结结实实熊抱了一个,相视哈哈大笑。
  “可汗,天朝皇帝对权郎君恩宠依旧,焰火将军在府门前放了爆竹,声势之大,几可动地倾天,云曦公主嫁给权郎君,定是能享福的”论钦陵皮笑肉不笑,弦外有音。
  “呵呵,承大相吉言,都是天朝皇帝陛下恩典,焰火将军的爆竹,说起来,后?#22238;?#26159;第二次愧受了,天朝隆恩,难以?#35828;薄?#40664;啜也是笑眯?#26657;?#19981;着痕迹带出了往日在松漠,薛崇胤一通乱炸,葬送后?#22238;适?#19975;精锐的伤疤。
  “可汗过谦了,天朝在上,谁家不是仰?#24403;?#24687;,苟延残喘”论钦陵口中说得悲惨,笑容渐渐真诚,与默啜把臂同?#23567;?br/>  “哈哈哈,大相说得极是”默啜粗豪大笑,都是七巧玲珑心,?#34892;?#35805;无须说破。
  这许多藩属使节,都是一国代表,出手自然不会小气,连绵的白色帐篷群众,便?#20356;?#20102;一大片带着各种异域风情的表礼,默啜与使节们逐一寒暄问候,?#25191;?#30528;使节去见了即将出嫁的云曦,见她身上穿戴着?#22238;嗜说?#30427;大礼服和装饰,一身灰白色,娇美不可方物,默啜固然开怀,论钦陵等人也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大周近几年征伐,多有权策的阴影在内,不说别的,若是这个云曦公主能令他家宅不宁,也是一件大大好事。
  天边?#37266;?#22914;血,余晖金黄,权策此刻身着大红吉服,披着身上笼着薄薄的黄色光芒,与天地相?#26434;场?br/>  “?#32773;鍘?#30340;马蹄声如同奔雷,由?#37117;?#36817;,地面?#21152;?#20960;分震动。
  上千名?#22238;势?#22763;,由一束分作两?#26657;?#36523;着?#22238;?#23815;尚的白色罩袍,挥舞着白色的旗幡,自权策迎亲队伍两侧飞驰而过,口中高声呼喊,嗷嗷之声不绝。
  聘礼队列毫无阻碍进入?#22238;?#33829;地,随行的护?#28866;?#21364;被拒之门外。
  数十匹?#21636;?#22823;马狂奔出来,在营地前?#31456;?#31435;住,默啜和论钦陵在最前头,傲然而立,似有所待。
  权策笑了笑,回身看了看,拍马迎上,身后十四名傧相也呼?#28982;?#38829;,纵身而上。
  “小婿权策,拜见岳父”权策下了马,躬身向默啜行礼。
  默啜踞坐马上,耷拉着眼皮?#27492;?#33391;久不言不动。
  傧相们也跟着在施礼,见如此情形,不由?#25104;?#27785;凝,权泷和拓跋?#23621;?#30456;继抬起头,看向默啜身后的从人,权泷在里头看到了安西之地的国主城主们,咧开嘴,露出了大大的笑脸,拓跋?#23621;?#21017;将目光刀子一般扎向?#22235;?#35791;六部?#32784;?#29579;,眯了?#37266;邸?br/>  “咳咳,可汗,?#35828;?#27605;竟不是草原,还应入乡随俗,新安县公已?#21073;?#27491;可刁难一二,天朝推崇礼仪文教,不如请新安县公赋诗一首?”浪穹诏土王傍时昔最?#20219;?#19981;住,开口打圆场。
  “正是正是,我等也开开眼界”旁边的藩属?#36861;?#24320;口帮腔,权泷在西塞筑城,给安西之地留下了惨痛的记忆,拓跋?#23621;?#26159;西南?#32426;酰?#24694;了他,南诏永无宁日。
  默啜抽了抽嘴角,颇?#24515;?#28779;,驱马向前两?#21073;?#24341;着杨我支和默棘连来到权策面前,引见道,?#25353;四?#25105;子杨我支,我侄默棘连”
  权策隐隐明白默啜要做什么,心中怒意隐隐,没有?#19979;恚?#21547;笑左右示意,“我族兄权泷,我弟权竺”
  “甚好,?#22238;剩?#29436;神子孙,实力为尊,你三人若能击败我三人,便可接走云曦”默啜声音陡然洪亮,大声道,“还不?#19979;懟?br/>  权策摇摇头,?#25104;?#38452;沉下来,“我来迎亲,非来抢亲,若可汗有意与我兵戎相见,恐不是区区三人”
  默啜面现怒意,并指如刀,张口就要呵斥。
  “咚咚咚”
  地面再?#26085;?#21160;起来,比方才?#22238;势?#20853;?#22995;?#36824;要沉重几分,众人?#36861;?#24778;诧,矫首而望。
  一彪兵马倏忽而至,人数不过数千,人马皆披重铠,不见面目,手?#24515;暗?#23506;光幽幽,正是万骑中的重骑兵。
  引军前来的是杨思勖,他滚鞍下马,迈着碎?#37066;?#36235;到权策面前,躬下身子,双手高高举起一柄宝剑,“公爷,陛下听义阳殿下提及,公爷出?#26657;?#24536;?#26725;?#21073;,特意令老奴将湛卢带来,嘱咐您不可失了大周威仪”
  权策望了望杨思勖手中捧着的湛泸剑,默啜等人?#25104;?#22823;变。
  “新安县公,这却是你的不对了”一直作壁上观看热闹的论钦陵不得不站了出来,“中原人重礼法,可汗为尊长,新安县公还是顺着好些”
  “呵呵,汉家礼法,亲眷之间,只叙亲情,从无刀兵”权策冷冷看了他一眼,“大相有此谬论,我不以为怪,毕竟松赞干布?#32479;?#24102;珠丹,以甥攻舅,早有先例,想来是?#32599;?#33391;俗?”
  论钦陵顿时涨红了脸,张口结舌,败退下去。
  默啜骑虎难下,摆出大阵仗,羞刀难入鞘,硬挺在马?#25104;希?#19997;毫不肯让步。
  权策抬头,看了看天色,伸出手,向杨思?#38376;?#30528;的湛泸剑按下。
  仿佛?#24515;?#31181;感应,重骑兵的战马扬起前蹄,仰天嘶鸣,骑兵齐刷刷将?#26263;?#39640;举在手,铁?#30528;?#25758;的铿锵之声极为刺耳。
  一时间,空气为之凝结。
  “?#36317;健?#40664;棘连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缓?#21898;?#19979;手指的权策,莫名产生了一股畏惧之意。
  “郎君”一声呼?#21073;?#20196;权策的动作为之一顿。
  许多年后,所有人都不会忘记这个场景,两军剑?#20116;?#24352;之际,云曦公主换上了一袭红?#20445;?#25294;着裙裾,在绿地上奔跑,奔到权策面前,一跃而起,投入到他的怀抱。
  两人相拥良久,不知说了些什么,云曦公主转过身,拉着权策一起,向马?#31995;?#40664;啜叩了三个头。
  云曦上了镶金嵌玉的大红花轿,没有带嫁?#20445;?#20063;没有带奴仆。
  只是一个灵慧?#32784;回?#22899;子,嫁给了心爱的汉家郎。
浙江舟山定海
极速时时彩开奖 彩票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青海快三遗漏号码 彩票销售 六彩曾道人 中彩票100万交税多少 赛马会官方网 浙江快乐12任选 跑狗六合图库 极速快3全天计划计划软件 中国福彩3d试机号查询结果 江西多乐彩人工计划 西甲巴萨6比2皇马全场 乐清柳市买彩票大奖 新浪彩票合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