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阴谋


小说:娇鸾令   作者:春梦关情   类别:古代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258章阴谋
  这所谓的大刑,是没有动,郭闵安也动不成?#35828;摹?br/>  齐娘是豁出去了,一听曹禄说要各自用刑,把魏鸾搬出来吓唬人。
  其实一个闺阁姑娘,能替她主持什么公道做什么主?
  郭闵安又不糊涂,明里?#36947;?#30340;,这是抬了齐王殿下出来吓唬人。
  实则他心中不悦,齐娘本就有极大的嫌疑,还这样子威胁恐吓他,若他硬气些,便先治她个藐视公堂之罪,也不为过。
  可郭闵安不愿意惹祸?#20185;懟?br/>  他是跟曹禄说过,这件事上纵使得罪了齐王,将来真闹到御前,他也不怕陛下拿他如何,他毕竟还是一方知府,这样子断案主事,是他分内的事情,反倒是他不畏惧齐王殿下威严,还能义正词?#31995;?#22788;置魏家人,陛下和吏部该?#35859;?#20182;,高?#27492;?br/>  只是一码归一码,真拿住了证据,又或是两个人红口白牙的狡辩,用刑也就算了,现在既扯出了蕙仙,还把魏鸢也牵扯在其?#26657;?#35201;动刑,就不是那么轻易的事了。
  说曹禄有心计,他暗地里背着人怂恿自己用刑,可要说曹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又的确是这样的,哪里能当着齐娘和祺玉的面儿,这么直白的说用刑也无妨,反倒落人口实。
  他们曹家和魏家那点子纠葛,这齐州城还有不知道的?
  他今天真听了曹禄的用了刑,等齐王回来,齐娘在魏鸾面前胡编乱造一通,曹禄吃不了兜着走是一回事,连他也脱不了干系。
  是以郭闵安只能充耳不闻,抬脚就走,留下曹禄恨得咬牙,齐娘和祺玉各自松了口气,旋即又愤愤的朝着曹禄丢了白眼过去。
  而曹禄到底不是主事的堂官,他劝不动郭闵安,只能眼看着郭闵安拂袖离去,才带了人各自关押到府衙大牢?#26657;?#20313;下一概不提了。
  ……
  黎晏他们从湖州动身启程也有几日工夫,原本他担心车马劳顿,魏鸾吃不消,来的时候为了孙昶的案子,就走的急,一?#39134;?#39759;鸾就总是在催,到了湖州时,她歇了好几日,周谌又开了好些安神补气的方子,她一连吃了三五日,才缓过劲儿来。
  眼下要回齐州,本身按黎晏先前想的,慢悠悠的走,只当游山玩水,横竖事情也办完了,没什么要急的,能这样子带着魏鸾离开齐州到外头走走,机会也实属难得,哪?#31108;?#26377;魏子期跟着,可只要他?#24895;?#20102;放慢脚程,魏子期即便是心里明白,也无可?#39759;巍?br/>  但是魏?#39029;?#20102;这样的事,魏鸾自从得了信就惶惶不安,哪里肯放慢脚程,简直比来的时候催的还要厉害。
  如今昼夜不停的赶了三五日的路,这一日后半晌魏鸾便吐个不停,中午好不容易进了些东西,又全?#32426;?#20102;个干干净?#21804;成?#23454;在不好。
  黎晏叫周谌请了脉,倒也没有大碍,就是?#19979;?#32047;着了,加?#19979;?#36710;中颠簸的很了,她又心神不宁,才会这样呕吐,人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
  如此一来可把黎晏急坏了,黑着脸?#24895;?#20102;原地休息,打发了周?#24825;?#33258;去看着煎药,便守在魏鸾身边儿不?#21523;?#21160;半步了。
  马?#36947;?#22836;是待不住了,魏鸾总觉着呼吸不畅,反正不论她怎么说,黎晏也不肯再?#19979;罰?#22905;便索性挪下了马?#25285;?#24403;珠和尤珠两个?#23601;?#23601;着官道旁的草地上,铺开了来时带的小薄毯子,扶着她一路过去坐着。
  黎晏紧跟在她身后,等她坐下去,他半蹲下来,?#27492;成?#36824;是苍白,人也虚弱无力的,便气不打一处来:“自知道你焦心家里的事情,可也不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吧?这三五日你催着?#19979;罰?#26172;夜不停,且不说马儿吃不?#32536;?#28040;,那人也吃不消啊?这会儿把自己折腾病了,你好受了?”
  魏鸾没那个力气同他吵,只是翻了个白眼丢过去:“这事儿实在是古怪,你叫我怎么不焦心?我现在只气我这幅身子不争气,不过?#19979;?#24613;一些,?#32479;?#20102;这样子。我跟你说过的,早前家里来了消息,说齐娘病?#35828;?#26102;候,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只是那会儿表哥的案子在紧要关头,且我更担心的还是齐娘的身子,便没很放在心上,现在好了,果然我那时的担忧不是平白无故,如今果真出了事。”
  这事儿黎晏知道,那会儿齐娘病倒,还是孙喜托人给湖州送来的信,魏鸾是急过一阵,又担心玉佩会出问题,只不过匆匆带过,之后也没再提。
  他本来想着没别的什么人知道玉佩的事情,也不至于就小心到了这地?#21073;?#20154;吃五谷?#24703;福?#21738;有不生病的?齐娘如今也快四十的人了,平日有个小病小痛的也不说,要说拖成了病也不是没可能,一时病了,?#36824;?#35831;大夫开方子好好养着就是,哪里?#24515;?#20040;厉害。
  一直到魏?#39029;?#20107;的消息再送来,他才想起魏鸾那会儿说过的话,也是惊诧不已,只是不好再提。
  如今魏鸾又提起……
  她在病?#26657;?#30149;?#24515;衙?#22810;思,黎晏怕她胡思乱想又要自责,便忙劝了两句:“这都是想不到的事儿,你也想不到真的?#32479;?#20102;这样的事情,况且我那会儿还说呢,齐娘便是病了,她一贯?#38405;?#30340;事那样细心,自然?#35328;?#20048;的玉佩安置?#32784;?#22949;当当的,便是她顾不?#20808;?#26085;去检查,也总要交?#35835;?#21487;靠的人仔细的检查,不会出岔子才对。”
  “是啊,可偏偏?#32479;?#20102;岔子,所以我才更放心不下来。”魏鸾?#32426;方?#38145;,“黎晏,你就不觉得,这一切的事情,像是一张网,把你,把我,把我们魏家所有的人,全?#32426;?#32599;在里头,一个也跑不了——从湖州出事,你替我们?#39029;?#22836;,带着我和大哥到湖州来,再到后来齐娘莫名其妙的病下去,紧接着玉佩?#32479;?#20102;岔子,说丢了——那样的东西,怎?#26149;?#31471;?#35828;?#23601;丢了呢?”
  如果她没有离开家,日日守着那玉佩,谁也甭想从她眼皮底下动一动那块玉佩。
  如果黎晏没有离开齐州,魏家即便是出了事,他第一时间也能把消息封锁起来,把事情先暂且压下去,不至于要知府衙门这样兴师动众的围了府。
  这一?#26657;?#22914;魏鸾所说,就像是密密麻麻一张网,又越收越紧,逼的他们所有人,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想和更多?#23601;?#36947;?#31995;?#20154;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38590;А保?#32842;人生,寻知己~
浙江舟山定海
极速快乐十分投注 北京单场专家推荐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八 七星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走势图 佛山福彩中奖纪录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安徽11选5开奖结 浙江快乐12走势图连线 好运彩3d 皇冠190vs即时足球指数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易算pk10手机版 福彩3d太湖钓瘦谜语 中彩票怎么兑奖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