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陸遜初戰


小說:吳策   作者:撈面饅頭   類別:秦漢三國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青年自是追隨蒯越入蜀的參軍陸遜,他此刻心中仍有幾分緊張和忐忑,黃忠這一部兵馬,足有萬人之眾,皆是山越悍卒,此前黃忠于武陵操練的新卒皆留后隊尹禮統帥,于亂軍之中護著他廝殺的,乃是早年在長沙城內追隨他的數百老卒。
  隨著陸遜身后的軍士登上高處,揮動旗幟,山谷兩側的山林之中,突然殺出兩千人的隊伍,他們手中推動著滾石檑木,竟是朝著嚴顏后軍源源不斷趕來的軍士不斷拋下。
  “全軍壓上。”陸遜見嚴顏后隊的軍士大多已被山石阻斷,眼中露出幾分喜色,手中羽毛扇朝前一揮,站在他身后的后隊軍士一同殺出,兩側崖壁上的山越精銳,也怪叫著從陡峭的山壁上飛奔而下。
  他們動作敏捷,跳動滑步在山壁上,帶動飛沙走石,沖入兩側軍陣后,手中長矛一次次揮舉,直接鑿穿尚在廝殺的戰團,不多時,陸遜聽到一聲慘叫,卻是黃忠一刀將嚴顏劈落馬下。
  “唰”雪白的刀光落到嚴顏的脖頸邊上,“左右,給吾綁了。”黃忠朗聲大笑,戰場生擒,此戰他又立頭功矣。
  嚴顏落地之后,頭盔落地,披頭散發,臉上全是土色,他一戰敗,身后眾軍被江東軍全軍壓上,嚴顏再一刀劈落龐羲手中長槍,將其生擒后,余下數千軍士,也紛紛放下手中兵刃。
  半個時辰打掃戰場,黃忠策馬在前,身側被綁得結結實實的嚴顏低著頭,一言不發地跟著黃忠走著。
  “嚴老將軍,汝這又是何必,吾主坐擁四州之地,麾下披甲之士何止十萬,如今舉四州之力,兵進益州、荊州,下一步便是揮師中原,直搗黃龍,一舉收復漢室江山,到那時,汝與老夫都可為功臣元勛,賞金封侯亦不在話下,汝又何必為了劉璋那故步自封,不圖上進的庸碌之輩尋死覓活。”
  嚴顏冷冷地瞪著黃忠,“休要侮辱吾主,汝要殺便殺,吾嚴顏倘若皺一下眉頭,便不是男兒。”
  “嚴將軍生于何年?”黃忠笑了笑,不以為意,他在被江東軍圍城之后,走投無路,何嘗不是想尋死覓活,后來他那女兒嫁了吳侯為側室,如今卻是一心想在馬上建功立業,青史留名。
  “建和三年。”
  “那汝要比吾年幼兩歲。”
  嚴顏微微一愣,他抬頭認真打量一番黃忠,卻發現,安坐于馬上這員老將,雖儀態不凡,意氣風發,亦是如他一般,已滿頭華發。
  “哈哈……未曾想,吾平日里自詡為廉頗,卻敗在一老將之手。”
  “將軍如何老矣?上陣廝殺,亦有廉頗之勇,若非吾天生力大無窮,也未嘗能勝過將軍。”黃忠對嚴顏的武藝,也十分敬佩。
  嚴顏失落減少幾分,嘴上卻仍然僵硬地說道:“敗軍之將,何足言勇。”
  “來人,給將軍松綁。”
  “喏。”
  黃忠一聲令下,便有軍士上前為嚴顏松綁。
  “再將嚴將軍的戰馬牽來。”
  “喏。”
  嚴顏翻身上馬,一臉詫異地看著身側并排策馬行進的黃忠,“汝這是何意?”
  后隊,跟在陸遜身側的將校也一臉詫異,“參軍,黃老將軍怎么將嚴顏放了。”
  陸遜緊盯著兩人的背影,“老將軍是英雄惜英雄,嚴顏此人,唯有老將軍可將其勸降。”
  “為何參軍與黃老將軍都如此看重此人?”跟在陸遜身側的小校忍不住出聲問道。
  “得嚴顏后,此去成都,將再無阻礙。”
  小校若有所思,“都督與參軍那日商議之果,莫非便是直取成都?”
  陸遜笑了笑,指著北上的方向,“益州之地,除卻永昌一郡,其余大多在劉璋掌控之下,如今趙韙起兵作亂,除卻抵御張魯之兵,盡皆調度到成都與趙韙一戰,吾軍此戰若能一舉攻下成都,其余諸郡,傳檄可定爾。”
  陸遜看著正和黃忠交談的嚴顏,“嚴顏在益州,雖不為劉璋心腹,卻為劉璋倚重之將,于吾江東軍中,當為朱桓、吳憲二位將軍。”
  “那太史將軍當如益州軍中何人?”小校下意識問道。
  陸遜搖頭苦笑,“子義將軍于吳侯,亦兄亦友,或可如曹操之夏侯兄弟。”
  “參軍,此戰之后,汝便要高升了罷。”
  陸遜陷入沉默,“也許罷。”
  “不知參軍是否還會留在益州,如今吾江東軍中獨領一軍者,不過五六人爾,參軍之才,當不在他們之下,便是蒯都督,亦對參軍贊不絕口呢。”
  “那是都督太過自謙,遜初出茅廬,見識淺薄,豈能與幾位軍師媲美。”
  “參軍,吳侯命都督率軍進攻益州,而不讓他參與荊州之戰,可蒯氏一族,為劉琮母子所滅,都督這些日,臉上亦有愁容,每日都熬夜。”
  “前些日吾亦曾詢問過都督,吳侯予他密信中曾應允將蔡氏母子交由他與諸葛氏處置,不過如今襄陽戰事不順,怕是待到襄陽城破,怕是蔡氏母子已北遷南陽、汝南之地。”
  “吳侯已至陳國,且容他前往許昌之后再議吧,劉備非無能之輩,有司馬懿之謀,關張之勇,倘若他們死守襄陽,這堅城即便再有三五月,怕也難攻下。”
  “聽聞司馬懿已至襄陽,他命城中多修溝壑已絕城外水攻之法,白日里命軍士持盾多于女墻之下,躲避石彈,夜里又命民夫搶修城頭工事,此人當真難纏。”
  “汝可知,最近方山書院又出一詞。”
  “何詞?”
  吳侯啟程北上之時,曾往方山書院,與三位山長笑談許久,得水鏡先生為司馬懿批命,他口中所稱:“司馬懿,可為冢虎。”
  “冢有暮氣,虎卻銳利,二者混為一談,卑下才疏學淺,實在想不通。”
  陸遜輕搖著羽毛扇,“冢則墓爾,墓中老虎,居于荒山野嶺孤僻陰寒之地,其性情亦如此,韜光養晦,蓄勢待發,一旦有可趁之機,便猛撲而上,將敵人碎尸萬段。”
  “平時不知其深淺,卻往往能予敵致命一擊,此人不如稱作毒蛇。”
  陸遜聞言大笑,“毒蛇也好,冢虎也罷,嚴老將軍看來,已為黃將軍說服,吾江東攻取益州,當在今朝。。”
  他身后眾軍士聞聲看去,前方,嚴顏翻身下馬,朝著黃忠恭敬下拜,黃忠亦是下馬將其攙扶起身來,兩人相視大笑,心中芥蒂一笑泯之。
浙江舟山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