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陆逊初战


小说:吴策   作者:捞面馒头   类别:秦汉三国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25438;?#21531;|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青年自是追随蒯越入蜀的参军陆逊,他此刻心中仍有几分紧张和忐忑,黄忠这一部兵马,足有万人之众,皆是山越悍卒,此前黄忠于武陵操练的新卒皆留后队尹礼统帅,于乱军之中护着他厮杀的,乃是早年在长沙城内追随他的数百老卒。
  随着陆逊身后的军士登上高处,挥动旗帜,山谷两侧的山林之?#26657;?#31361;然杀出两千?#35828;?#38431;伍,他们手中推动着滚石檑木,竟是朝着严颜后军源源不断赶来的军士不断抛下。
  “全军压上。”陆逊见严颜后队的军士大多已被山石阻断,眼?#26032;?#20986;几分喜色,手中羽毛扇朝前一挥,站在他身后的后队军士一同杀出,两侧崖壁?#31995;?#23665;越精锐,也怪叫着从陡峭的山壁上飞奔而下。
  他们动作敏捷,跳动滑步在山壁上,带动飞沙走石,冲入两侧军阵后,手中长矛一次次挥举,直接凿穿尚在厮杀的战团,不多时,陆逊听到一声惨?#26657;?#21364;是黄忠一刀将严?#24352;?#33853;马下。
  “唰”雪白的刀光落到严颜的脖颈边上,?#30333;?#21491;,给吾绑了。”黄忠朗声大笑,战场生擒,此战他又立头功矣。
  严?#31456;?#22320;之后,头盔落地,披头散发,脸上全是土色,他一战败,身后众军被江东军全军压上,严颜再一刀劈落庞羲手中长枪,将其生擒后,余下数千军士,也?#36861;追?#19979;手中兵?#23567;?br/>  半个时辰打扫战场,黄忠策马在前,身侧被绑得结结实实的严颜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跟着黄忠走着。
  “严老将军,汝这又是何必,吾主坐拥四州之地,麾下披甲之士何止十万,如今举四州之力,兵进益州、荆州,下一步便是挥师中原,直捣黄龙,一举收复汉室江?#21073;?#21040;那时,汝与老夫都可为功臣元勋,赏金封侯亦不在话下,汝又何必为了刘璋?#26538;?#27493;自封,不图上进的庸碌之辈寻死觅活。”
  严颜冷冷地瞪着黄忠,“休要侮辱吾主,汝要杀便杀,吾严颜倘若皱一下眉头,便不是男儿。”
  “严将军生于何年?”黄忠笑了笑,不以为意,他在被江东军围城之后,走投无路,何尝不是想寻死觅活,后?#27492;?#37027;女儿嫁了吴侯为侧室,如今却是一心想在马上建功立业,青史留名。
  “建和三年。”
  “那汝要比吾年幼两岁。”
  严颜微微一愣,他抬头认真打量一番黄忠,却发现,安坐于马上这员老将,虽仪态不凡,意气风发,亦是如他一般,已满头华发。
  “哈哈……未曾想,吾平日里?#22312;?#20026;廉颇,却败在一老将之手。”
  “将军如何老矣?上阵厮杀,亦有廉颇之勇,若非吾天生力大无穷,?#21442;?#23581;能胜过将军。”黄忠对严颜的武艺,也十分敬佩。
  严颜失落减少几分,嘴上却仍然僵硬地说道:“败军之将,?#24043;?#35328;勇。”
  “来人,给将军松绑。”
  “喏。”
  黄忠一声令下,便有军士上前为严颜松绑。
  “再将严将军的战马牵来。”
  “喏。”
  严颜翻身上马,一脸诧异地看着身侧并排策马行进的黄忠,“汝这是?#25105;猓俊?br/>  后队,跟在陆逊身侧的将校也一脸诧异,“参军,黄老将军怎么将严颜放了。”
  陆逊紧盯着两?#35828;?#32972;影,“老将军是英雄惜英雄,严颜此人,唯有老将军?#23665;?#20854;劝降。”
  “为何参军与黄老将军都如此看重此人?”跟在陆逊身侧的小校忍不住出声?#23454;馈?br/>  “得严颜后,此去成都,将再无阻碍。”
  小校若有所思,“都?#25509;?#21442;军那日商议之果,莫非便是直取成都?”
  陆逊笑了笑,指着北?#31995;?#26041;向,“益州之地,除?#20174;?#26124;一郡,其余大多在刘璋掌控之下,如今赵韪起兵作乱,除却?#38047;?#24352;鲁之兵,尽皆调度到成?#21152;?#36213;韪一战,吾军此战若能一举攻下成都,其余诸郡,传檄可定尔。”
  陆逊看着正和黄忠交谈的严颜,“严颜在益州,虽不为刘璋心腹,?#27425;?#21016;璋倚重之将,于吾江东军?#26657;?#24403;为朱桓、吴宪二位将军。”
  “那太史将军当如益州军中何人?”小校?#20081;?#35782;?#23454;馈?br/>  陆逊摇头苦笑,?#30333;右?#23558;军于吴侯,亦?#24544;?#21451;,或?#25159;?#26361;操之夏侯兄弟。”
  “参军,此战之后,汝便要高升了罢。”
  陆逊陷入沉默,“也许罢。”
  “不知参军是否还会留在益州,如今吾江东军中独领一军者,不过五六人尔,参军之才,当不在他们之下,便?#31206;?#37117;?#21073;?#20134;对参军赞不绝口呢。”
  “那是都督太过自谦,逊初出茅庐,见识浅薄,岂能与几位军师媲美。”
  “参军,吴侯命都督率军进攻益州,而不让他参与荆州之战,可蒯氏一族,为刘琮母子所灭,都督这些日,脸上亦有愁容,每日都熬夜。”
  “前些日吾亦曾询问过都?#21073;?#21556;侯予他密信中曾应允将蔡?#22799;?#23376;?#25381;?#20182;与诸葛氏处置,不过如今襄阳战事不顺,怕是待到襄阳城破,怕是蔡?#22799;?#23376;已北迁南阳、汝南之地。”
  “吴侯已?#33080;?#22269;,且容他前往许昌之后再议吧,刘备非无能之辈,有司马懿之谋,关张之勇,倘若他们?#26391;?#35140;阳,这坚城即便再有三五月,?#20081;材压?#19979;。”
  “听闻司马懿已至襄阳,他命城中多修?#24093;忠?#32477;城外水攻之法,白日里命军士持盾多于女墙之下,躲避石弹,夜里?#32622;?#27665;夫抢修城头工事,此?#35828;?#30495;难缠。”
  “汝可知,最近方山书院又出一词。”
  “何词?”
  吴侯启程北上之时,曾往方山书院,与三位山长笑谈许久,得水镜先生为司马?#25165;?#21629;,他口中所称:“司马懿,可为冢虎。”
  “冢?#24515;?#27668;,虎却锐利,二者混为一谈,卑下才疏学浅,实在想不通。”
  陆逊轻摇着羽毛扇,“冢则墓尔,墓中老虎,居于荒山野岭孤僻阴寒之地,其性情亦如此,韬光养晦,蓄势待发,一旦有?#27801;?#20043;机,便?#25512;?#32780;上,将敌人碎尸万段。”
  “平时不知其深浅,却往往能予?#20804;?#21629;一击,此人不如称作毒蛇。”
  陆逊闻?#28304;?#31505;,“毒蛇也好,冢虎也罢,严老将军看来,已为黄将军说服,吾江东攻取益州,当在今朝。。”
  他身后众军士闻声看去,前?#21073;?#20005;颜翻身下马,朝着黄忠恭敬下拜,黄忠亦是下马将其搀扶起身来,两人相视大笑,心中芥蒂一笑泯之。
浙江舟山定海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号码查询 富途牛牛软件使用说明 cc球坊娱乐城百家乐现金 最新一期足彩进球彩推荐 篮球竞彩胜分差 欧冠体育彩票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中国足彩网打不开 660778内部三肖中特 江西时时彩号码 黑龙江福利彩票走势图 双色球复式102多少钱 2018一尾中特 北京赛车pk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