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戒懼


小說:掌門要逆天   作者:修身   類別:武俠幻想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揚州豫章府,臧家莊。
  一道高瘦的人影從云層中直落下來,在臧家莊大門前一現身,便閃身消失,再出現時卻是在莊中一處瀑布溪流邊。
  臧天兆正蹲在此處逗弄溪中游魚,他將抓在手中的游魚放走,起身道:“我料到你會來,卻沒有想到你來得這么快。”
  高瘦人影撲通一聲單膝跪下,拱手道:“左某特來向盟主請罪!”
  臧天兆轉過身來,忙將左為奇扶起,驚訝地問道:“你也擺脫了那真魔印記的控制?”
  “不錯。”左為奇順勢起身,點頭道。
  臧天兆聞言濃眉一動,又問:“可是在卯時三刻?”
  “是,”左為奇回答之后,神色也是一變,詫異道:“難道···沈奇死了?”
  臧天兆遙望向青州,幽幽道:“之前,我還以為是自己修為精進,破除了真魔印記的控制,現在看來卻是沈奇那邊出了問題。他身死的這種可能確實最大,但也有可能是他主動解除了真魔印記。”
  “主動解除?這不大可能吧?”左為奇不由反駁,“須知道,現在二十三州的改革可是進行到了關鍵處,他就不怕我們失控之后,而今的局面毀于一旦?”
  “你我二人真的可以逆轉如今江東的局勢么?”臧天兆看著左為奇反問一句,隨即又道:“從我被沈奇控制算起,已經近六年,我江東盟仿照玄門進行治政制度改革也有六年,新領地管理制度遠比武盟制度好,如今早已深入人心。”
  “你我若是妄圖復辟武盟舊制,那些門派之主、武道家族興許會支持我們,但是那千千萬萬的中低層武者會怎么選擇就難說了。況且,這六年中新一輩的武者修為境界都是突飛猛進,遠比靈潮起前進步的快,便是在各門派、家族中也是中堅,說不得那些門派、武道家族都不一定會支持我們。”
  左為奇在江東盟中向來以智計著稱,先前驟然擺脫控制,心中憋了一口氣,所以才一心想要報復沈奇。而今聽臧天兆這么一分析,這才發現報復沈奇之事不那么容易。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甘心,問道:“那我們就這么算了?盟主當知道,玄門可不只是讓各大門派學習他們的制度那么簡單。這兩三年,各州政事堂皆依照玄門政事堂號令行事,玄門這是要一統天下啊。”
  “玄門一統天下之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何須你說?”臧天兆說著又蹲在溪邊,這才道:“而今沈奇是死是活尚且沒有定論,你我若是不想再被沈奇控制,還是先找個隱蔽的地方藏好,待局勢明朗再說吧。”
  左為奇算是沈奇最早的魔奴,跟隨沈奇相當久,想起沈奇的恐怖,心中報復的想法便幾乎消散趕緊,不由一嘆道:“罷了,就按照盟主說的辦吧,左某告辭!”
  說完,左為奇轉身,化作幾個殘影,遠去不見。
  巫山,云夢宮。
  鐘離夢正在盤膝坐在一僻靜山峰上,虛神浮出體外,體悟天地,感應冥冥之中的元神。
  忽然她神色一變,看向背后,瞧見來人是一個身材成熟窈窕的黑衣女子,這才松口氣,起身拱手道:“師父。”
  鐘離玫目光帶著罕見的緊張,語氣嚴肅地吩咐道:“你速速通知聞人歡長老以及鐘離玥,讓他們各自找個地方躲藏起來,并且不要將此事告訴任何人。你在安排接替你管理門派事務的人手后,也如此做。”
  “出什么事了?”鐘離夢不解地問。
  “沈奇有一門控制他人的魔道秘術,三四年前我便是被他控制了,才會同意廢棄武盟之事。而今我雖然擺脫了控制,但他若察覺,必然會過來···”鐘離玫快速的解釋了下,最后道:“所以,我們必須先躲藏,待事情明朗之后才可以現身。”
  “那門派中其他人怎么辦?”鐘離夢問。
  “虛境之下玄門當不會為難的。”鐘離夢這話說的顯然并沒什么把握。
  但鐘離夢知道,而今她們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確實照顧不到下面這些弟子了。
  當即,她不再多問,匆匆去按照鐘離玫的吩咐辦事了。
  鐘離玫則皺著柳眉望向青州方向,目光堅毅道:“沈奇,看著吧,我云夢宮的傳承絕不會為你所斷!”
  蜀山,萬劍門。
  石劍飛激動地道:“師父,弟子這就去安排人將沈奇使用魔道秘術控制他人之事告知天下,如此玄門必然大失人心!弟子倒要看看,沒了人心,玄門還如何一統天下!”
  “糊涂!”關遠山喝道:“人心?什么是人心?倘若人心可以決定這天下屬誰,我們還修什么武道?!你這么做,是在給我萬劍門招禍!”
  “那沈奇控制您的事就這么算了?”石劍飛很不甘地問。
  關遠山一嘆道:“說起來,沈奇控制我之后,除了讓我萬劍門配合廢棄武盟,倒也沒做什么太過分的事,甚至你我都是因為玄門的虛神丹,才得以進入虛境,我萬劍門治下也在學習玄門治政制度之后欣欣向榮···”
  “師父,玄門這是要吞下我萬劍門領地,而今各州政事堂幾乎都不聽我們的號令了,您不知道嗎?”聽到一半石劍飛不由再次勸道。
  關云山沉默。
  過了一會兒,他才道:“而今我還不清楚為何能擺脫真魔印記控制,局勢不明,一動不如一靜。這樣,你安排一下門派中事務,邊隨我一起入深山修行吧。”
  “師父···”石劍飛還要再說。
  關遠山打斷他道:“你若不愿盡管留在門派中,只是若是沈奇來了,將你也控制住,可怪不得別人。”
  聽關遠山這么說,石劍飛才意識到他們進入深山并非修煉,而是要躲避沈奇。于是面露苦澀之色,拱了下手,去安排門派事務。
  孔深、溫如玉、傅紅衣等人雖然深恨被沈奇控制,但都沒有做出什么過激的事情,而是在留下一些安排后,如沈奇所猜測的那般,第一時間隱藏起來。
  畢竟,失去自由有時比失去性命還可怕,沒有人愿意成為受他人控制的傀儡。
  倒是百花樓的西門漪,擺脫真魔印記之后,不僅沒有躲藏起來,反而第一時間向青州蓬丘府趕來···
  絕壁山頂,九峰遺跡。
  除李文曦、沈不易、葉紅梅、秦湘兒外,楚驀然、夢姬、郭重、季長生、康虎等留在山上的真傳弟子,也都聚集到了五蘊峰的半山腰。
  看著山頂的雷光,眾人都是目露擔憂之色。
  尤其是見最后一道雷光持續那么久,眾人就更擔心了。
  “不行,我要去幫掌門師兄。”郭重忽然嗡聲道,說著就邁動大長腿要往山上跑。
  楚驀然卻是喝道:“糊涂!這是歷雷劫,不是跟誰打架,你去了就有用?怕不是被一道天雷劈成焦炭!再說了,掌門早有吩咐,他歷雷劫時任何人不得靠近!”
  “那我們就這樣看著?”郭重有些急躁地問。
  旁邊夢姬道:“雷劫乃是修煉神魂之道成就元神的考驗,他人冒然出手,不僅難以幫忙,還有可能引發不好的變故。再說了,掌門為渡雷劫準備了三年,我們應該相信他。”
  夢姬說話時,峰頂的雷光終于消失,高空中的墨云也開始散去。
  見此,李文曦第一個向峰頂飛奔而去···
  【第一更。】
浙江舟山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