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地之母


小說:無光之月   作者:京城浪子   類別:劍與魔法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藍鈴茶飄香。
  駝絨地毯柔軟而舒適,金色的駝絨鋪滿整個房間,坐在上面仿佛置身于沙漠。一顆褐色的石球漂浮在房間頂部,沒有任何支點,石球就這么憑空漂浮著,緩緩地在空中自行轉動,一如帕瓦帝加自轉的速度。
  石球下方,一張茶幾,兩把軟椅,香爐里升起裊裊的青煙,兩個人躺靠在軟椅上,靜靜地品味著藍鈴茶的香醇。
  沒有什么金碧輝煌的裝飾,也沒有掛滿墻壁的藝術品,除了舒適的地毯之外,一切都很素淡,猶如它主人的容貌一樣,優雅而純凈。
  這里是大地神殿的總部,但并非對外的會客室,而是大主教朱蒂的私人冥想室,也是大地神殿里除去中樞室之外,最神秘的一處場所,自從朱蒂大主教繼任以來,還從沒有外人進入過這里。
  修爾是第一個,很可能也是唯一一個。
  修爾就坐在朱蒂對面,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平時經常掛在臉上的戲謔和嬉笑,也不見鄭重和嚴肅,只是神情平靜的凝視著頭頂旋轉的褐色石球,就像這顆石球擁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一樣。
  “剛才還在想,算起來你也快該過來了。”輕輕放下茶杯,朱蒂帶著優雅的微笑,“結果你就已經到門外了,呵呵,反應比我想象的還快了不少。”
  “這事是誰干的。”修爾無喜無怒,像只是在談論一件和自己無關的小事。
  “重要嗎?”朱蒂眼波流轉,似笑非笑的反問道,“真需要弄清答案?”
  “呵,也對,誰的提議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眾神殿認可了這項提議。”修爾搖頭失笑,“其實他們完全沒必要擔心的。”
  “你如果只是戰斗神官修爾,當然沒有人會擔心,即便只是露娜大人的從屬之神,也沒人會擔心你。”朱蒂微微歪頭,帶著幾分調皮的神色,“但是你不是啊,修爾大人,不管是謀略之主還是協調之主,未來都是最偉大的存在之一,一手掌握著整個裂隙空間,怎么可能沒人擔心呢?”
  “呵呵,未來的事,誰知道呢。”修爾喝掉最后一口藍鈴茶,望著石球說道,“太急了啊,應該在我回來以后再做這些小動作的。”
  “所以呢?”朱蒂不置可否的問道,“你還準備繼續嗎?”
  “當然繼續。”修爾理所當然的答道,“很正常的小動作,又不是什么大事,也沒有實際性的威脅,除了小動作來自神靈這點讓人心情復雜之外,其他的毫無意外之處,怎么可能影響之前的約定。”
  “和,我想也是。”朱蒂點了點頭,“不過,我其實一直弄不清楚,你為什么一定要進入吾主的夢境。”
  “這不是凱亞大人和您的要求嗎,朱蒂大人。”修爾戲謔的應道,“怎么能說是我一定要這么做呢?”
  “哦?是嗎?”朱蒂也不生氣,悠悠的說道,“好啊,那么約定取消,你也不用進入了,吾主不久就會醒來,到時候咱們再詳談吧。”
  “咳咳,約定就是約定啊。”修爾干咳幾聲,怎么幾天不見,這只母狐貍變得更不好對付了。以前她雖然狡猾,但至少還會受到情緒的影響,結果今天一見,連情緒的漏洞都消失了,“好吧,我承認,我確實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說實話,我的想法太過于……私密,您還是不參與的比較好,否則,估計您自己都會覺得很麻煩。”
  “這是警告嗎?”
  “不,這是陳述。”修爾搖頭道,“就像你剛才問我的那句話一樣,凡人已經有數不清的麻煩了,有些事沒必要一定弄清答案給自己添更多的麻煩,至少對您來說沒有必要。”
  “哦?因為我只是凡人而已,沒有資格知道?”
  “呵,不是沒資格,而是沒必要,兩者有著本質上的區別。”修爾低聲嘆了口氣,按說以朱蒂的頭腦和身份,不該如此執著于這個問題的,就像修爾剛才說的,這不是她一定要知道的事,但既然她已經追問了,修爾也只好解釋道,“不要再追究這個問題了,我知道您是想替凱亞大人事先排除可能存在的不安定因素,但是……等到可以面對凱亞大人的時候,我會向她解釋的。”
  “呵呵。”對修爾的回答,朱蒂并未評論,只是重新靠回躺椅里,歪著頭看著修爾。
  “我……等等……”修爾放下茶杯的動作突然停住了,頓了幾秒,才像肌肉僵硬一樣,一點一點的抬起頭,迎上了朱蒂的目光,“凱亞大人?”
  “呵。”
  難怪了,難怪從剛才就覺得這個母狐貍不對勁,沒有原本的狡猾以及言辭中針鋒相對的感覺,而且總覺得有點奇怪,再聯系到她執著于詢問一些只有大地之母凱亞才應該追問的問題,修爾明白了,坐在自己面前的,恐怕已經不再是大地之母教會的大主教朱蒂,而是大地之母本身了。
  但是,她不是正在沉睡嗎,以至于連平復地脈能量混亂這種事都必須由朱蒂完成,怎么突然就降臨到朱蒂體內了?按理說,沉睡中的神靈是不可能隨便降臨的。而且,更主要的是,她是什么時候降臨的?為什么一點感覺都沒有?
  絕不會從一開始就已經降臨了,修爾可以確定,至少剛才見面的時候,朱蒂絕對還是她自己,那就只能是交談過程中的某個時間點降臨的吧。但是,這種神靈意志降臨的行為,對圣職者來說相當明顯,作為資深的高階圣職者,修爾不可能感覺不到。
  這就很奇怪了。
  “呃,果然是凱亞大人。”修爾尷尬的站起身撫胸行禮,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再這么躺著就有點不合適了,“我還以為您需要一直在夢境中做準備呢,沒想到您已經可以降臨到朱蒂大人體內了。我一直以為面對的是朱蒂大人的,也不知道您什么時候降臨的,實在太失禮了,還請您原諒。”
  還是沒有回答,朱蒂,或者說凱亞,只是靜靜的微笑著。
  “或者換種問法吧。”修爾突然明白了什么,嘴角抽了抽,“我……是什么時候進入您的夢里的?”
  “呵,聰明。”
浙江舟山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