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托瑞多的城市


小说:巴顿奇幻事件录   作者:扎药   类别:亡灵异族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24187;?#40857;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扎克……在市政府广场中心的长椅上坐着,手里握着了只金属瓶。不是他的零食罐,是冈格罗的遗物——包含了天堂之门钥匙的冈格罗之血。
  扎克为什么坐在这里?因为扎克是巴顿市民,他想坐哪里就坐哪里!
  先不说这个。
  说扎克是怎么坐到这里的吧。
  从格兰德出来后,扎克直接去了茜茜的别墅,没人在家,正好了,扎克?#39029;?#20102;冈格罗的血,收起,然后往北区去。
  格兰德是有堆等着扎克带回‘答案’的人,按理说,不,按扎克以前的待人接物方?#21073;?#26159;会去找茜茜的灵魂,?#26159;?#26970;炼狱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但现在的扎克不是以前的扎克了。
  扎克已然有了意识——在巴顿,自己早就不是那个别人要求什么,自己就要给予什么的角色了……
  呵,扎克本就不该是这种角色。犹记得十一年前,扎克和本杰明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就是这个城市的生物顶层。吸血鬼和阿尔法的组合,可以轻易的称霸这座城市。
  但,我们知道吸血鬼和阿尔法没有这么做,他们清洗、排除掉了那些不听话的异族,和剩下的异族签订共存协议,呵呵,把安东尼这个退伍的军人朋友捧了起来,然后在这个人类朋友的要求下,‘滚’去了格兰德殡葬之家做‘隐士’。
  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是钻石,你在他身上埋多少?#28860;?#30422;不住他的关辉。
  扎克就这颗钻石。
  哪怕扎克在巴顿这个城市中只有一个对吸血鬼来说相当讽刺的殡葬之家,扎克,依然成为了这座城市中所有人都必须仰视的角色!
  是的,扎克知道自己的故事不再被麦?#20185;?#20070;写后,自己真正的角色是什么了。
  那些需求扎克给予答案的众生们,等着吧,扎克会视心情决定是否把他们要的东西施舍给他们……
  所以,扎克没有去继续找茜茜的灵魂,即便扎克大致猜的到现在的茜茜在哪里,呵呵,扎克就是不去~要在这里坐着,看人来人往~
  艾瑟拉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走了过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扎克收了手里的金属瓶,眯着眼看了眼艾瑟拉,墨?#24471;?#23376;,全副武装,“中午好,市长秘书~”
  “谁和你中午好!”艾瑟拉墨镜后的眼睛烦躁的看着周围,这里是市政府广场,时间是中午,正?#34892;?#22810;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在工作的休息时间出来呼吸下新?#22763;?#27668;。
  但艾瑟拉的烦躁不是她一个市长秘书在市政府广场上和一个‘路人’说话,而是她一个新晋不久的四代勒森布拉,在这样日光下,呆不了多长时间,“安东尼市长让你没事不要在这里坐着!他看着心烦!”
  扎克挑了下眉,控血?#35760;?#29087;练后,扎克不能说完全免疫了正午的阳光,但比艾瑟拉要从容无数倍,“心烦不看就是~”扎克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倒调整了更舒适的姿势,“我一个巴顿市民,有没有坐到他市长的办公室里,呵呵,他紧张什么~”
  艾瑟拉盯了扎克一会儿,转身,“随便你!”走掉了。
  扎克看着艾瑟拉的背影,笑了一下,继续享受中午的阳光。
  有了这么一小段儿,真正的路人看向扎克的视线变多了。
  大?#19968;?#35760;得扎克在媒体的唯一一次露面是丝贝拉的葬礼吧。影响是有的,但更多是巴顿之外的影像——比如魔宴,西部的社会知道东部的托瑞多对巫师传统的立场。
  扎克这张脸,在巴顿没人知道是谁很正常。
  但艾瑟拉那张脸,呵,她就是包成粽子,在这市政府周边也能被一眼认出来!这个女人,自带获取关注的光环。
  所以,现在就有人在关注扎克了。
  “那人是谁?市长秘书中午从来不外出的,怎么特意过来找这个人?”
  “不知道,这人好像在这坐了有一?#38382;?#38388;了。刚才手里还拿了个酒瓶来着。不会是来闹事的吧。”
  “不会吧,如果是闹事的刚才市长秘书就带保安过来了。”
  “你们不觉得这人有点儿眼熟么,哪里看过?你是接待处的,这人以前去过市政厅么?”
  “啧,天天那么多人来办事,我哪记得谁是谁。”
  ……
  “我是格兰德殡葬之家的老板。”扎克突然朝另一张长椅上的人挥了挥手,“扎克瑞·格兰德。前?#38382;?#38388;我上过新闻。”一脸微笑的自我介绍。
  一排人尴尬的相互责怪着是对方声音太大,让人听到了。挽尊的陪笑,然后赶紧散去。
  扎克看着这排人散去。保持了笑容,继续坐着,享受阳光。
  路人的声音依然在传入扎克的耳?#23567;?#21560;血鬼的感官,大家懂的,除非这帮人跑出市政府广场八卦,扎克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些路人的八卦,不完全没有意义——
  “他就是扎克瑞·格兰德啊。流言里和市长有什么关系的殡葬业主人。”
  “什么关系啊,只是运气好,殡葬业?#25509;?#21270;的项目我参与了,北区福特殡葬的墓地不可能留着,我们巴顿要保留一块儿土葬的土地的话,就只能在南区的两个殡葬之家里选。”
  “那为什么不选另一个,呃,叫什么来着,对了,是艾伦!为什么不保留艾?#32452;?#33900;的墓地?还不是后来曝光出的市长是退伍军人的关系,这个格兰德弟弟,叫什么来着,呃,反正也是军队出生。”
  “连名字都记不住你还八卦什么啊!啧,我说了就是运气就是运气,你看现在福特和艾伦的墓地发展,一个是现在西区人新秀奎斯特的大型综合超市,接了共和进入联邦,我们巴顿市能够容纳的大部分商品!一个是南区新港口的建设地!这就是单纯的城市规划而已!他格兰德就是运气好,墓地在个偏僻又前后没什么发展?#24052;?#30340;地方而已。”
  “是啊。我们也清楚去年曝出市长偏袒军方出身的人是因为什么,啧,还不是那个艾瑟拉?#31508;?#35201;竞选,和市长互下手段的结果。”
  “南区监狱的那个狱长,对吧。哎,说起来这帮高层的关系还真是……”
  “小心?#20040;剩 ?br/>  “柳暗花明……曾经的竞争对手,现在齐心为了我们巴德的发展努力着……”
  “啧,太阳晒得我头晕,回去了,工作!”
  “走吧走吧……”
  扎?#35828;?#26159;想留一下这帮八卦的公务员,多有趣的人儿啊~但还是算了吧,不过又是让对方尴尬而已。
  午休的时间过去,广场上的人稀少了很多。但依然?#34892;?#36335;人随意的晃荡着。从外表就能看出来是些退休的年长市民,生活无聊,?#20041;?#24367;儿的。
  扎克的依然坐在那里。
  该说扎克要在这里坐着的目的了——
  这目的,来了。
  巴顿市长,安东尼,走路带着气势。有?#38382;?#38388;没见,扎克意外的发现安东尼的?#24515;?#29305;征——微微凸起的肚子平下去了。莫非是现在艾瑟拉算是回到他的身边,他为了某种生活的需求,做了些努力?
  “你有病么!”安东尼站在了扎克面前,开口就表明了态度,“在这里坐着干什么!要晒太阳回你的格兰德去晒!不要在我的办公室外面呆着!”
  扎克抬头,看着安东尼的脸,“嗨~”
  “啧!”安东尼烦躁的回头看一眼市政府的方向,不知道有多少人发现了他们的市长不在办公室工作,跑出来找路人聊天,“你到底有没有事?!有事我们去办公室说!”说完,安东尼就真的转身了,好像只要他开口?#24066;?#25166;克这个吸血鬼进市政府了,扎克就会好好的跟着一样~
  安东尼走了好几?#21073;?#25165;发觉扎克并没有跟上,回身,盯着扎克,“你到底什么意思?!”
  扎克给了安东尼一个微笑,视线却是离开安东尼的?#22330;?#36825;张脸,老的太快了——“你?#30340;?#21313;几年前答应了成为我的后裔多好。”
  “什么?”
  “你想要什么,我也就给你了,毕竟你会是我一百年来第一个制造后裔。”扎克摆摆手,“还是我确认符合托瑞多标准的后裔。”摇头,“你看,因为你没同意成为我的后裔,你的弟弟,?#28860;?#39030;替了你的位置,成为了我不在乎的长子,现在再帕帕午夜那个不可靠的神手下求生活。你嘛……呵呵,也就这样了,巴顿的市长,也就是你的极限了。”
  安东尼的脸变了几次,最后变成了紧绷,那种脸上的每一处?#24515;?#30007;人的皱着都被拉紧的紧绷。安东尼再?#24043;?#21521;扎克,“你什么意思!”
  扎克重新看向了安东尼,依然微笑着,也不对刚才莫名的话做任何说明,直接,“我来通知你,巴顿这个城市,我接管了。”
  “你再说一遍!”
  扎克知道安东尼不是聋子,所以不会重复,“从今天起,巴顿就是托瑞多的领地。你有任?#25105;?#38382;,可以去问托瑞多的代表,我的?#24043;櫻?#23558;军’,进行咨询。”
  安东尼又抬?#21073;?#38752;近了一点儿扎克,仗着现在扎克还坐着,用俯视,“你说什么?!”
  扎克由着安东尼俯视了,“作为人类政权在巴顿这座城市的领导者,我有必要通知你,你的政权只在北区?#34892;В?#25152;以‘将军’足够处理你的所有疑问了。”扎克这话没说完,“巴顿西区的任何事情,你不要碰。”
  安东尼已经无法在靠近扎克了,在靠,就要趴到扎克身上了,“呵,你是在做梦么,扎克?”
  扎克才懒得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你要是手痒,想管西区的事情。”微笑,“我也不拦着你,但如果你妨碍了托瑞多在西区的代表,昆因夫人,后果自负。”
  扎克,站起来了。手放在安东尼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拍,“我不会在因为我们曾经是朋友去救你了,人类。”在安东尼的耳边说完这句话,“祝你好运,安·安东尼。”侧身离开。
  “你给我站住!”市长安东尼蛮有气势的,但……“你给我等会儿!”一个市长还是放下了?#23383;?#30340;?#20934;?#22320;位,?#39134;?#20102;一介平民,抓住平民的手臂,“你到底什么意思?!”
  扎克回头了,脸上……似乎是伤?#26657;?br/>  扎克闭了眼,再睁开的时候脸上变成了托瑞多常有的微笑,“我坐在那里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你不出来,这些话我也就不说了。但安东尼,你?#31449;?#26159;出来了。”
  安东尼的脸?#30452;?#24187;了数次,停顿在愤怒,“你一直坐在这里我能不出来吗?!鬼知道你?#38047;?#20160;么事情了!我是这个城市的市长,我要对这城市负责,我能不出来吗?!”
  扎克轻笑了一声,拨开了安东尼拉住自己的手,安东尼有反抗,但没有意义,“这就是我的意思,我只要在你的视线中出现,你就无法忽视我~”这不是?#29992;?#30340;‘情话’,是恶劣无数倍的……威胁!“为什么你无法忽视我?安东尼,因为我们的友情吗?”
  “*!”先是被扎克逼出自己的市政府,然后被扎克告知一堆?#35782;?#30340;通知,现在?#30452;?#25166;克如此诡异的对峙……安东尼的涵养,也就这样了,“你好意思说!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在北区弄了个‘将军’管着一帮帮派份子!你又在西区弄了个昆因夫人,盯着对巴顿来说意义非凡的西区家族!你自己又在南区搞天搞地!带着一帮魔宴的吸血鬼!你叫我怎么忽视你的存在?!”
  真好,安东尼把我们需要意识到的局势说完了。
  扎克‘?#35748;欏?#30340;点头,“看,你不是比我看的清楚么。呵呵,安东尼,你在我明白我自己的处境之前,就明白我的位置了,不是吗~”扎克再次抬?#21073;?#31163;开,“安东尼,棋盘上的棋子早就摆好了,只是我太温柔了,一直顾虑着所有人,不去下这盘棋。但到头来,我意识到了我的温柔,好像不被任何人感激呢。那……”扎克回了次头,?#26696;?#26159;为我自己下棋的时候了。祝你好运安东尼,像我说的,你在这盘棋中的身份,并不好,保重自己。这是我对我们友情最后的付出。”
  也许到了该总结的时候了。
  扎克这?#38382;?#38388;的心里?#28902;蹋?#24456;颠簸,现在总算是落到了平地上,这平地……可能糟糕,可能美好,边走边看吧。
浙江舟山定海
彩票中奖规则 华东15选5复式计算器 内幕透码 20193d组三多少钱 中国竞彩网昂 查询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和值20号码有多少 足彩胜负彩11月份对阵表 江西快3 澳洲幸运5开奖是真的吗 体彩新11选5最优玩法 福彩3D每天三天计划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 2019精准一尾中特 31选7开奖彩空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