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大雪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类别:东方玄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24187;?#40857;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艾辉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丑陋、如同碎布的人脸,朝他飘来。
  环绕他周身的鬼剑舞动的剑光密不透风,好似织了一张细密的光网。怪叫从四面八方传来,哗啦泥水声不绝于耳,令人心里发毛。
  艾辉心中焦急。
  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门?#32784;?#24847;?
  没有察觉到任何攻击就中招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强烈的麻痹感让他几乎失去了任何知觉,然而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陷入昏迷。
  咔嚓咔嚓,肩膀上挂着的半截舌头正在啃食他的肩膀。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
  咔嚓咔嚓的声音清晰传入耳?#26657;?#27809;有感受到任何疼痛传来,他抽离得就像一位旁观者。
  过了一会,麻痹感消失了少许,艾辉感觉自己能够控制部分身体,他竭力扭转脖子,朝自己的肩膀看去。
  这一?#27492;?#23601;乐了,所有的紧张消失一空。
  肩膀上挂着的那截舌头依?#29615;?#29378;啃食,雪白锋利的牙齿高速运转,但是他的肩膀完好如初,没?#37034;?#28857;伤痕。
  噗,又一条舌头一口咬住艾辉的身上。
  咔嚓咔嚓。
  但是无论它怎么啃食,他?#24049;?#21457;?#27492;稹?br/>  艾辉提起的心彻底放下来,饶?#34892;?#36259;地观察这些丑陋狰狞的怪物。
  忽然,他的身体又是一麻,再次动弹不得。
  他再次中?#23567;?br/>  知道这些怪物人脸伤害不了自己,艾辉放下心来,仔细观摩。鬼剑和他心意相通,?#33046;?#24471;迟缓起来,越来越多的舌头咬上艾辉。
  倘若此时有人看到艾辉的模样,一定会吓一跳,他看上去就像全身挂满了黑蛇,这些黑蛇在不断扭动,异常可怖。
  尽管看上去场面吓人,但是艾辉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就连那种无形无影的麻痹?#26657;?#20182;似乎?#33046;?#24471;开始适应起来。?#30475;?#34987;麻痹的时间,正在迅速缩减。
  到后来,他甚至无法被完全麻痹。只要他感觉到身体微微一麻,就仿若被细小的电弧击?#26657;?#23601;是有人脸对他实施了攻击。抵抗性的迅速增加,令这种防不胜防的无形攻击,?#33046;?#24471;没有什么威胁性。
  沼泽的边缘挤满了草丛人脸,它们无法离开沼泽,只能通过朝艾辉吐舌头来发起攻击。
  艾辉觉得有趣得很。
  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一抹,正在疯狂啃食的舌头纷纷掉落在地上。舌头一掉落在地面,就疯狂扭动,发出凄厉的惨?#26657;?#23427;们身体渐渐化作黑雾,最终消散得无影无踪。
  艾辉索性站在沼泽边界外不远处,逗弄挤成一团的草丛人脸。
  危机解除之后,艾辉觉得这些草丛人脸似乎也没?#24515;?#20040;丑陋狰狞。看到它们在那嗷嗷直?#26657;?#21364;对他无可奈何,艾辉的心情就舒爽许多。
  逗弄归逗弄,艾辉可不是无?#27169;?#32780;是在摸索。
  譬如他发现这种无形攻击,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意识波动。非常隐?#21361;?#20504;若没有遭遇过,很容易中?#23567;?#21487;如果有经验,捕捉这缕波动并非难事。而且他惊讶地发现,草丛人脸的这种攻击波动,对魂魄竟然有神奇的淬炼效果。这也是为什?#27492;?#30528;时间?#32784;?#31227;麻痹感消散?#36855;?#26469;越快,而等他完全适应之后,这种波动对他再也没?#34892;?#26524;。
  再譬如,草丛人脸?#22836;?#36825;种攻击是有时间限制。艾辉总结下来,大概四到六个时辰左右,草?#38405;?#22815;?#22836;?#19968;次攻击。
  再譬如,草丛人脸除了?#22836;?#27874;动之外,最强大的攻击手?#21361;?#23601;是吐舌头。艾辉到后来都觉得草丛人脸攻击手段之简陋,实在对不起长得那么凶恶恐怖的模样。
  当然,艾辉最大的发现是自己。自己的魂魄非常强悍,这也是为什么草丛人脸的舌头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的原因。他就像坚硬的岩石,草丛人脸无处下嘴。
  魂魄意识之间的战斗,和现实中的战斗有很大的区别。凝练强悍的魂魄,对弱小的魂魄是全方面的碾压。
  艾辉现在?#34892;└行?#36196;瞳,只有在这样神奇的地方,他才能有这么多的心得。
  和意识魂魄相关,都非常晦涩、难以理解。因为魂魄在身体之内,能够感受却无法看到。人们只能通过自己的主观感受去推测它、理解它,自然困难重重。而且许多感受难以用语言描述,不同?#35828;?#24863;受也会有所差异。当他们把自己的心得记载流传下去,后人理解起来,很容易摸不着头脑。
  这也是为什么,自古以来,修炼魂魄意识都是一条极为艰难的道路,也是一条修炼者寥寥的道路。艾辉之前修炼剑胎异常艰难?#37096;潰?#20134;是这个原因。
  然而在这个奇特的世界,艾辉却能用最直观的方?#21073;?#21435;观察魂魄意识。
  对艾辉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艾辉本来还?#34892;?#36481;动的心,变得沉稳下来。他开始并不着急离开这里,而是开始了更多的探索。更绝妙的是,他还有赤瞳留下来的修炼之法,没?#24515;?#37324;比这更适合他参悟。
  汇集了赤瞳一生所学的精华,是真正呕心沥血的杰作。
  自古以来,有多少人敢挑战破解生死奥秘?这是所有生灵命?#35828;?#24402;宿,也是无法挣脱的藩篱桎梏,是世间最根本的法则之一。光是这份野心和?#32533;?#36196;瞳便值得惊叹和尊敬。
  艾辉从赤瞳哪里骗取不过是灵机一动,然而翻阅之后,才震惊于它的博大精深,以至于他都?#36745;?#20040;想过去修炼。
  一方面,艾辉觉得实在太过于深奥,只怕要穷极一生才能摸到门径。而他修炼的剑胎好不容易有点气候,他不想改弦易辙。
  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赤瞳在里面留下的陷阱。像赤瞳这样老奸巨猾之辈,无论在什么时候,肯定都会留一手。倘若不小心被带?#28966;?#37324;,自己可就死不瞑目。
  不过,当艾辉发现?#35828;?#30340;神奇之后,他改变了主意,开始翻阅赤瞳留下的。
  他依?#24187;揮行?#28860;的想法,而是想着他山之玉可以攻石。凝聚了赤瞳对魂魄意识的理解,在平时对艾辉来说无疑是天书,晦涩难解。但是在?#35828;兀?#37027;些难以描述之物,却可以清晰呈现。
  譬如草丛人脸?#22836;?#30340;那种无形波动,在里便有记载,名为。传言多见于地狱恶鬼,强悍者一击而生灵魂飞魄散。若是微弱,则有淬炼魂魄之效。
  艾辉不知道有谁去过地狱,能知道恶鬼有什么。他能肯定的是,自己所处之处,绝非地狱。
  ?#34892;?#35828;法过于玄乎,艾辉也没有细究,即使如此,他也收获良多,对魂魄意识的理解,日益精进。
  他的鬼剑数量,也从三十二把,猛增到七十二把,这也让他信心大增。
  艾辉决定离开人脸沼泽,继续前进。
  他徒步走在沼泽上,周身散发着微弱的波动,他在模仿。沿途的雾团和草丛人脸,仿佛都没有看见一样,在他周围飘来荡去。
  沼泽?#20154;?#24819;象要大,他走了许久才横穿沼泽。
  离开沼泽,踏?#31995;?#38754;。
  他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脸沼泽,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不知道人脸沼泽是如何形成的,但无论是沼泽?#31995;?#38654;团,还是草丛人脸,用赤瞳的话来说,都是?#22815;昃啦?#24418;成。?#32469;?#26159;草丛人脸,那是?#22815;?#20043;间撕咬汇合,最?#25307;?#25104;的怪物。
  不知道这里以前发生了什么惨事,竟然有这么多的?#22815;輟?br/>  ?#19978;?#33258;己还不够强大……
  艾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指尖电弧在闪动跳?#23613;?#20182;猛地一握拳,电弧迸溅消散。
  等自己足够强大,一定要把这片沼泽抹去。
  他抬起头,迈开步伐,向前进发。
  身边漂浮的七十二把鬼剑呼地飘动,就像一?#27627;?#27963;的鱼群,跟随艾辉周围,?#22856;?#22766;观。
  随着艾辉继续前进,周围的景色?#37096;?#22987;发生变化。他仿佛进入戈壁滩,放眼望去,寸草不生,只?#37266;?#30707;、砂砾,异常荒凉。
  艾辉?#34892;?#22855;怪,难道自己又到了这个世界的边缘吗?
  他醒来的地方,也是无?#28982;?#20937;而?#24694;ぃ?#20182;猜测那里是这个世界的边缘。随后见到草地,还有各种植物,虽然艾辉怀?#20260;?#20204;能不能称之为植物。
  但是他很快否定自己的这个猜测。
  脚下的荒凉,和世界边缘的荒凉,有区别。
  世界边缘的荒凉是没有生机的,然而?#35828;?#23613;管荒凉,艾辉却能感受到生机的存在。讲的是生死,如今艾辉对“生”的气息,异常敏?#23567;?br/>  他感受到好几缕“生”的气息,尽管很微弱,无法给他更多的信息,但是足以让他明白?#35828;?#36828;非自己肉眼看到的那般荒凉。
  忽然,艾辉抬起头。
  天空飘起了雪花,他伸出手掌,雪花落入掌?#23567;?#40517;毛般大小的雪花通体血红,鲜艳欲?#21361;?#20223;佛火烈鸟掉落的羽毛。它渐渐渗入艾辉的皮肤,微微暖意散入他的四肢五骸。
  遮天蔽日,世界变成血红一片,仿佛天地被鲜血染透,处处透着杀意。
  这里的雪……要大得多啊!
  艾辉忽然心生警觉,眯起眼睛,侧脸望去。
浙江舟山定海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开奖直播 福利彩票中奖提成多少 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广东好彩1预测分析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软件 京东彩票app 今天内蒙古时时彩 普通牌梭哈高科技分析仪 十一选五计划群 上海福利彩票中心平台 急速赛车手在线观看 河南快三走势图遗漏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湖北快三最新预测